鋼管誘惑

關於部落格
鋼管誘惑
  • 10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燕郊1處樓盤業主習武維權 請詠春八卦拳師助陣

  9月26日,燕郊東方御景小區,因為小區業主多次與物業保安發生衝突,遭保安毆打。業主馬連華決定免費教授業主們功夫。A18-19版攝影 彭子洋 攝 馬連華在小區內設置了拳樁,武術隊訓練結束後他還要加練。 馬連華在練習武術。 武術隊練武前,小區業主會向馬連華詢問一些武術隊情況。   燕郊東方御景業主建“武功隊”維權   事發河北燕郊起因系業主維權遭毆;業主習武對抗黑保安請詠春八卦兩拳師助陣   燕郊東方御景小區業主,武術維權,成為奇觀。小區地處北京、天津、河北交界,屬“三不管地帶”,物業雇請的保安,以暴力阻撓業主維權。物業收取停車費,不聽取業主意見,擠占消防通道;業主維權,被圍攻被恫嚇,家門被灌膠水。業主組隊練詠春,請來八卦掌師傅教推手,以壯聲勢。最終保安隊長因打人被拘,業主也成立業委會,從武術維權開始轉向法制維權。   武術隊練習詠春拳時,馬連華要求大家必須打出氣勢。他希望這支由10來名精壯漢子組成的隊伍,能讓小區里的保安們在內心深處得到震撼。“我要告訴這些保安,他們不可以隨便打人。”   自武術隊成立以來,這些在武師帶領下學習詠春拳和八卦掌的人們,已經數次與他們心目中的“敵人”對抗,藉以維護他們想要的生活。   這些從20多歲到50多歲的男人,不是電影《葉問》里的武館弟子,也不是《古惑仔》片中的社團成員,他們是燕郊東方御景小區里的業主。   自7月22日,業主因為維權和物業發生衝突以來,他們因要求物業公司提高服務質量數次遭毆。隨後又因成立業主委員會維權遭打,為此他們成立了武術隊維權,並請來八卦掌掌門人傳授武藝。   長久以來,這個小區具備了某些與香港黑幫片中混亂街區相似的環境。   只想著賺錢的物業公司,戴著墨鏡的打手,一群敢怒不敢言的小區居民以及數位從小習武且致力於維護秩序的武師。   據燕郊一名匿名的警察透露,燕郊和北京、天津、河北交界,屬於“三不管地帶”,社會閑雜人員多,治安壓力大。   業主快跑   馬連華被追著打後,覺得很恥辱。他說,大家這次維權是因為物業把業主當成了搖錢樹   業主馬連華不會忘記自己被4個戴墨鏡的社會小青年追趕的場景。   他穿著拖鞋狂奔,4個壯漢緊追其後,“追上打死他。”壯漢的吼叫夾雜小孩被嚇哭的聲音和小區居民的嘶喊:“快跑,快跑。”   馬連華跑得飛快,拐兩道彎,奔出400多米,把小青年甩在後面。停下後,他大口喘著粗氣,心裡堵得慌:“我堂堂一個男子漢,體育健將,練過武術,被4個社會青年追著打,生平第一大恥辱。”   不甘心的馬連華又繞回到物業處,維權的業主已四處散開,掛橫幅的竹竿被折斷,橫幅撕破,喇叭被踩碎在地上。   7月22日,河北省三河市燕郊東方御景業主第一次找物業維權活動慘敗,這是維權活動組織者之一任詠梅沒有料到的。他們原本只想找物業溝通,不要亂收費,不料遭到暴力驅逐。“第一次,我們又怕又氣,缺少鬥爭經驗。”   燕郊東方御景小區是2001年開發的老舊小區,共有1032戶,外來人口居多,大家彼此不認識,任詠梅僅認識同單元的幾戶人家。“很鬆散的社區,鄰裡彼此不相往來。”   除去陌生的鄰裡關係,更讓業主們苦惱的是混亂的物業管理。交了物業費,小區設施依舊陳舊,管理混亂。9月26日,在這個老舊的小區里隨處可見,壞掉的單元門和四處堆積的垃圾和垃圾旁成群的蒼蠅。   “物業讓交多少,就交多少,跟他們耗不起那個精力。”葉小芸記得,2006年,曾經有位業主和物業發生糾紛,經常受到莫名騷擾,家裡門鎖被人灌膠水堵死,該業主不堪困擾,把房子賣了搬走。   “我們一直想能忍就忍,可到今年實在是忍不下去了。”一不願透露姓名的業主說,為此大家決定維權。   馬連華被追著打後,覺得很恥辱。他說,大家這次維權是因為物業把業主當成了搖錢樹。   物業公司的生意經   “物業公司幾乎沒有什麼服務,他們只想著賺錢,把小區里能賣的地兒都賣了”   7月19日,物業發出通知,“從7月18日開始收取車位費,每個單位850元/年,先交者先進。”10多年來,小區業主把車停在各自家門前的空地上,大家認為這裡是公共空間不屬於任何一方。如今物業的公開叫價拍賣屬於業主的公共用地,甚至有隔壁小區的一戶居民一口氣買了3個停車位,這是業主們不能忍受的。   大家沒有料到,這才是物業賺錢的第一步,過了沒有多久,為了賣掉更多的停車位,物業公司將小區業主門前的空地也賣了出去。接下來,物業又把4米多寬的小區主路一側划上一排停車位,後來,因為不符合消防通道標準,被消防勒令停止,物業才將主道上的停車位擦掉,白色的粉筆線至今隱約可見。   熟悉法律條文的業主任詠梅感覺不對勁。根據購房合同,沒有停車位收費的相關說明。根據物權法規定,占有業主共有的道路或者其他場地用於停放汽車的車位,屬於業主共有。如果物業要收取相關管理服務費用,需要和業主協商取得同意。   “怎麼物業說要收費,就收費呢。他能提供什麼服務,為何不征求業主同意?”7月21日晚,任詠梅等人召集業主代表開了個臨時會議,決定第二天找物業談判。   要服務,不要威脅   “我們是掏錢買服務,不是掏錢買威脅”   7月22日,近百名業主代表找物業經理談判。業主做了一個維權的橫幅,插在鐵桶的沙堆上,有業主拿著喇叭,準備和物業經理談判。   物業經理拒絕露面,正僵持著,突然從小區外開來一輛牌照為京QA9188鉑金灰大眾速騰車,物業保安隊長榮雪峰帶著4個戴墨鏡的陌生男子從車上下來。   他喝住大家,指揮4個墨鏡男子折斷橫幅竿子,把橫幅踏在地上,從業主手中搶過喇叭,扔在地上踩碎。   與此同時,一個墨鏡男子拿起磚塊扔向人群,業主們哄地四散開。   隨後牌照為京QA9188的速騰轎車成為小區業主的噩夢。自第一次維權活動失敗後,這輛車從早上7點到晚上12點經常在小區里晃悠,保安隊長榮雪峰帶著四五個光著膀子、文身的社會青年蹲守在小區,眼光凶狠地打量著路人,人們一聚集,他們就衝過來吆喝,“散開,散開,不要擋路。”我們在自己家,卻像賊一樣被盯著。   榮沒有受訪,但警方的問訊筆錄和處罰決定證實毆打了業主。   62歲的高桂芝是小區的第一批業主,目睹了7月22日維權的任詠梅被推搡、馬連華被社會青年追著打的場景。她說,維權活動失敗後,居民又怕又氣,士氣低落,連家門也不想出。以前,晚飯後,業主們會帶著小孩在公共區域散步、遛狗、乘涼、聊天。社會小痞子在小區蹲守後,很多人不再下樓乘涼、遛狗,小區變得冷清。“小痞子氣焰很囂張,怕他們打人,惹不起,就躲。”   高桂芝老人很氣憤,“我們是掏錢買服務,不是掏錢買威脅。”高桂芝曾考慮賣了房子,搬出去住。和她有同樣想法的業主不在少數,小區里貼出不少售房廣告。   小區有了武術隊   為了維權,馬連華成立了武術隊,他在小區擺下了沙袋、拳靶,震懾黑保安   馬連華認為物業想錢想瘋了。從小愛好武術,學習過專業拳術的他決定成立一支武術隊,威懾黑保安和社會小青年。   8月2日,馬連華的免費武術班開張了。晚上7點,馬連華在小區12號樓前的空地上豎起“免費教武術”的牌子,牌子上還註明“練武三不做:1,不做違法之事;2,不欺負弱小;3,不做流氓地痞和黑社會打手。”“其實就是想威懾小區里的黑保安和流氓地痞。”   馬連華自己掏腰包購買沙袋、拳擊手套、拳靶等練武用具,沙袋掛在鐵桿上,拳擊手套、拳靶擺在空地上,架起了武術班的場地。一晚,十多名青壯年跟著馬連華學拳,站樁、推手、打沙袋。很快,武術隊吸引了10多名身強力壯的固定成員,不僅練拳,還圍繞小區跑步、喊口號,鼓舞業主士氣。   漸漸地在小區下樓乘涼、遛狗的居民多了。愛好文藝的高桂芝和女業主們商量,湊錢買了個大音響,組建女子廣場舞蹈隊。這是小區10多年來第一支廣場舞蹈隊,以前沒人組織,想鍛煉的居民只能到隔壁小區跳舞。   馬連華明白,開武術班不像開繪畫、音樂班,要準備好對手來踢場子挑戰。   刀扎上誰,都疼   1.8米多高的榮威脅1.7米個頭的馬連華:“武功再高也怕刀,你別瞎摻和,到時刀槍不長眼,刀扎上誰都疼。”   武術班開辦第一天,保安隊長榮雪峰就帶著幾名手下蹲守在一旁觀看。   中場休息,榮雪峰把馬連華拉到一邊稱兄道弟,勸說馬連華不要帶頭挑事,並提出免費贈予馬連華停車服務費。馬連華拒絕了,“該交的錢我一分不少,不該交的錢我一分不多交。”   1.8米多高的榮威脅1.7米個頭的馬連華:“武功再高也怕刀,你別瞎摻和,到時刀槍不長眼,刀扎上誰都疼。”   馬連華數次拒絕榮雪峰提出的收買條件。8月26日,榮雪峰帶著幾個社會青年來挑戰馬連華。   當時馬連華正與隊友老張練習拳擊,突然從車上跳下來一個男子,1.7米的個頭,手插著腰,朝馬連華吼:“你敢打我嗎?你一身肌肉就牛嗎,不怕刀、不怕槍嗎?你給我站好,乖乖地,別動。”   對於對方的挑戰,六名武術隊的成員決定攻心為上。他們攥緊拳頭,圍在馬連華身邊。“我們死死地盯著那個向馬連華挑戰的人”,隊友王宏偉說,一旦對方動手,他們會讓小青年嘗嘗武術的厲害。這次,榮雪峰看形勢不利,從車裡出來,把挑事的男子拉走。   沒多久,馬連華家廚房的外牆上,在1米6高的位置,有人用石頭划下他老婆的手機號。雖然沒有證據是何人所為,馬連華讀出了威脅的信號。   8月16日,晚上10點多,榮雪峰開著京QA9188小車在小區內橫衝直撞,差點撞到12號樓的一對母子。母親指責了兩下,榮下車將母子倆打得頭破血流。   受害者聞到榮雪峰身上有酒味,當即報警,榮雪峰開車逃走。事後,榮雪峰給受害者賠償,並威脅受害者不得鬧事。   馬連華聽說業主母子被打後,帶著武術隊成員去探看。膽小的受害人不敢開門,家裡亮著燈,敲門始終不應。   八卦掌與偷襲   聽說弟子有難,八卦掌的龐師傅帶著3名弟子從北京城內趕到燕郊,往返100多公里,為武術班壯威   這次打人事件發生後,馬連華決定再請些高人來幫助大家。   8月30日,武術班迎來了4位客人。教馬連華八卦掌的龐師傅聽說弟子開武術班阻擊黑保安的情況後,親自帶著3名弟子從北京城內趕到燕郊,往返100多公里,為武術班壯威。   60多歲的龐師傅教小區居民站樁和八卦推手,吸引小區上百名居民圍觀。十幾個精壯的青年人輪流和龐師傅比試推手,都敗下陣來,而龐師傅興緻勃勃,一點都不累。榮雪峰帶著幾個人站在一旁,不敢上前。   八卦掌換來的寧靜僅有十幾天,由於上文中打人的保安隊長沒有得到處罰,9月19日再次發生打人事件,這次襲擊者決定偷襲。   9月19日晚上,武術隊訓練結束後,榮雪峰開車帶著4個男子出現,兩個男子圍攻馬連華,其中一個是曾經威脅要砍馬連華的“三角眼”,另一名胖男人揮拳打在馬連華右邊額頭上。   任詠梅站在馬連華旁邊,想要拉開圍攻馬連華的人,保安隊長榮雪峰突然拉扯住任詠梅的頭髮,把她推倒在地上,用腳踹任詠梅,用力過猛,任詠梅昏迷過去。   榮的行為激發了業主的憤怒,上百名業主聚集在廣場上,把保安們圍住,業主報警,派出所以違反治安管理條例把榮雪峰治安拘留3日。   武術隊的勝利   馬連華認為維權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鬆散的居民第一次自發組織起來,自己對公共事務做主,還建立了小區文化   榮雪峰被拘留後,小區業主代表與物業經理和小區所在街道辦事處的官員舉行了一次三方會談。   參加會談的業主們說,這次會談中業主們取得了3項勝利。   首先,物業公司經理李長亮向業主們道了歉。他承認打人的保安隊長榮雪峰是物業公司雇佣,物業公司已經將其開除。   隨後,燕郊迎賓北路街道辦事處工會主席邢文權隨即宣佈解除物業經理李長亮的職務,聘用新的物業經理趙連生管理。   接下來,邢文權宣佈支持東方御景小區成立業主委員會,他擔任小區業主籌備委員會組長,小區業主推舉3-5名代表,按照成立業委會組成細則逐步組建業委會。   停車服務費收費一事也被放到了談判桌上,業主和物業公司決定收費,由業委會和物業協商後收取。   最終,新任物業經理趙連生承諾將提高物業管理水平,小區的公共事務將和業主加強溝通。   “我們並不是反對收取管理費,提供相應的服務,我們交相應的錢。”馬連華說,臨時業委會取得維權初步勝利。   馬連華認為維權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鬆散的居民第一次自發組織起來,自己對公共事務做主,還建立了小區文化。對於將要成立的小區業委會,馬連華充滿嚮往。他謀劃以武術隊和舞蹈隊為依托,擴大建設小區文化,把“髒亂差”的小區改造成燕郊紅旗模範小區。 (原標題:燕郊東方御景業主建“武功隊”維權(1)) (編輯:SN064)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